首页
>>...>>道德建设

三十多年的跨血缘陪护

发布日期:2018-11-05 来源:东台日报 作者:陈美林

在东台镇金陈社区北关三村,一座普通民宅前,四五名老年人,围坐在一起,怡然自得地晒着太阳。

晚年的幸福是啥样?这便是吧。安逸、悠然,静静地享受着暮年的每一天。

然而如此的晚年生活,是陈长发和张进老夫妇怎么也想不到的。从领养女儿,到女儿成家,再到女儿女婿接他们一起住,如今享老福,86岁的张进常常拍着89岁的老伴的肩膀说:“我们是享的女儿和女婿的福!”

老人的女儿女婿,便是这座宅子的主人,也是这群老人中最年轻的两位。说年轻也不年轻了,女婿程鼎玖今年70岁,女儿陈国平小5岁,他们的主要责任是陪护养父母,这样的陪护已经三十多年了。

故事先从60多年前说起,结婚几年都未有子女的陈长发和张进夫妇无奈之下,作出了一个决定:去孤儿院领养一个孩子。在那里,他们看中了一个两岁多的女婴,女婴成了他们的女儿,他们为她取名国平。陈国平的到来,让陈长发的家焕发了生机,成为了一个完整的家。而陈长发夫妇视如己出的爱,也使得陈国平的成长岁月里和其他孩子并无二样。

上学、找工作、结婚,陈国平和所有的孩子一样,一步步走在人生的路上。陈长发夫妇为陈国平物色的对象便是程鼎玖,彼时他是一名军人,这也使得陈国平夫妇在婚后有好几年的时间里,都是夫妻分离。1982年,陈国平终于盼到了丈夫从部队转业,因为程鼎玖父母去世得早,转业后便和陈国平的养父母住在一起,一家团圆。

可这样的幸福快乐并没有过多久,程鼎玖转业回来后没几年,陈长发忽然精神出了问题,患上了“狂躁病”。这种病用邻居们的话说,就是“折腾”,随便去别人家敲门,上楼梯后不记得下楼梯直接要跳楼,半夜三更开门出走……一家人为此伤透了脑筋,陈国平和程鼎玖是日夜看守,养父一旦发病便处于失控状态,意识模糊,常常一缠就是大半夜,甚至通宵。程鼎玖已经不记得多少回带岳父去盐城治病了,一旦发病就要去住院,而住院都是程鼎玖一个人陪着。

这样的日子一晃就是十多年,眼看养父年纪大了,精力有限,狂躁的力度和次数都渐渐少了,家人好不容易松了一口气。然而,天不遂人愿,67岁的时候一次意外摔跤,养父又中风了。这次中风,程鼎玖和岳母张进还有过一段争执,那是在住院期间,医生说病人病情严重需要挂白蛋白,并且告知白蛋白属于不可报销的药物。当时,程鼎玖家刚刚建新房,手头资金有点紧张,岳母一听,怎么也不肯挂,她对女儿女婿说,这么多年,你们照顾他也够情分了,他已经把大家折腾得够呛,不要再为他这么费心。程鼎玖却坚持要挂,他先是哄岳母只挂3天,后来又偷偷和医生协商挂了5天,最终直至挂了10天,终于将岳父的命救了回来,最大限度缓解了中风的程度。

众所周知,中风后的老人是比较难护理的,程鼎玖、陈国平夫妇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陪护,没有血缘,依然至亲,你养我小,我养你老,在他们心中,养父母就是亲生父母,养育之恩终身相报。日常陪护上,他们俩各有分工,程鼎玖负责买菜、做饭,陈国平负责照看老人,遇到一个人不好弄的时候,两个人一起搭手。每天早上可谓是一场战役,先把儿子、儿媳、孙女们打发了上班、上学,再给两位老人穿衣服、洗脸、刷牙、吃早饭,几个小时一眨眼就过去了。早上一个鸡蛋,下午一顿下午茶是每天的定例。养父一旦拉身上、尿身上,立马到浴室里给他冲洗,换上新衣服,内衣一买就十多件。程鼎玖出门买菜有个习惯,会顺道买个饼带给岳父岳母,时间久了,程鼎玖一回家,岳父就盯着他的菜篮子看。为了让老人们不至于太闷,程鼎玖和陈国平一商量,在自家门前搭起了一个透明的雨棚,这样天气好的时候,老人便可以坐在门前晒晒太阳。久而久之,附近的老人们也都聚拢了过来,程鼎玖便将自家的一张沙发搬了出来,给老人们坐着聊天。

平日护理也罢了,逢到老人住院,更是忙得不可开交。陈国平需要在家照顾养母以及一家人的起居,住院便全由程鼎玖一个人负责,养父住院挂水总是不“老实”,冷不丁就拔了针头,程鼎玖只能日夜看着,以往大便拉身上还是和陈国平一起清理,在医院他只好又是抱,又是擦,惹得病房里的人都说:“就是亲生儿子,哪有这样细心的。”程鼎玖则笑笑,协助妻子照顾岳父母是做丈夫的责任。

“父母在不远行。”这些年来,为了陪护养父母,程鼎玖、陈国平夫妇一直在家,朋友们喊着出去旅游,他们拒绝了,老同事们相约去哪里聚聚,他们也婉辞了,没办法,两位老人都离不开人照顾。别看养父陈长发已经89岁,还这个病那个病的,养母张进身体也不好,两人脸色却都不错,原本不大说话的养父,这阵子渐渐地也说几句了,而这也是陈国平、程鼎玖夫妇最宽慰的事情。